讓工業遺產重生為城市轉型賦能

2020-08-11 10:19:15         來源:中國城市報

  近年來,隨著我國城市發展逐步由粗放式擴張轉向內涵式增長、從增量開發轉變為存量開發,城市更新已成為轉型發展的重要手段。

  曾經,誕生于不同工業化階段的城市工業遺址隨著新型城鎮化的不斷推進,逐漸出現了功能性衰退、結構性失衡等問題,與城市發展的功能布局、空間結構及生態環境不相適應。如今在城市更新理念的引導下,人們對待工業遺產的態度發生了顯著變化,一批批工業遺產成為了各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優秀歷史建筑、優秀近現代建筑,如哈爾濱濱洲線松花江鐵路大橋、旅順船塢、北京焦化廠、南京金陵制造局等。與此同時,武漢、廣州、黃石、承德等城市還出臺了工業遺產保護的地方法規,明確了工業遺產保護范圍,劃定了權屬責任。

  雖然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利用已得到了國家層面的重視,國家發改委等五部門制定的《推動老工業城市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實施方案》也為老工業城市以文化產業復興帶動城市全面振興提供了方向指引,但時至今日,仍然有人對工業遺產心存疑惑,比如,留存這些落后于時代的舊廠房、舊機器有什么意義?為什么不利用這些工業區用地建設新的高樓?

  城市更新是關系到整個經濟社會的宏大工程,是沒有標準答案的社會實踐。工業遺產作為城市更新的重要組成部分,蘊含了時代及城市的記憶,對其的保護和利用就是對有限的產業文化資源的開發和活化。在城市與城市、地區與地區競爭日益激烈的背景下,誰能在城市轉型發展的過程中抓住機遇,更好地為自己的城市保留住寶貴的產業文化資源并創造活力,誰就能先人一步產生更高的資產附加值,在新時代下實現城市的轉型復興。

  顯而易見,存量的保護和利用遠比增量建設困難得多。本報在調研過程中發現,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利用在政策體系和商業環境方面尚存堵點。

  一方面,工業遺址屬于工業用地性質,在保護開發過程中還沒有與消防、質檢、工商等相配套的政策及管理體系,這直接影響了工業遺產升級改造的整體規劃及發展進度。同時,政策、規劃的可持續問題不解決,就意味著得不到長期承諾,政府、企業或者個人無論誰參與其中都要面對極大的不確定性,比如空間使用權期限偏短、面臨新一輪拆遷改造。面對這種狀況,努力也許無法獲得承認和積累,付出可能無法得到有效回報,社會資本進入的態度將變得模糊,僅憑政府一己之力則無法形成各方協同的良好合作局面。

  另一方面,目前工業遺產改造多向創意園性質方向發展。在創意園商業模式中,國內市場還沒有可持續發展的成熟案例,而且國內文化輸出商業體在市場中的競爭力通常比較薄弱,因此需要政府進一步完善政策支持體系,如審批流程、資金扶持、商業政策、媒體資源等。要想獲得更高的市場價值判定,工業遺址的保護和利用還有哪些創新空間?以哈爾濱濱洲線松花江鐵路大橋為例,該橋結構狀態良好,還具有持續使用價值,有人提出可與城市交通設施相結合,探索建設城市輕軌,使之成為哈爾濱市公共交通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讓百年老橋煥發新的生機,并在運營中得到持續的維護保養。在科學論證的基礎上,此保護性開發的設想不失為一種雙贏的舉措。

  我們還應該注意到,保護再利用選擇哪種業態,必須要根據工業遺產的特點融入當代訴求、社會需求,而不是進行“抄作業式”“運動式”的改變。怎樣復蘇工業遺產的生命力?保護與利用的平衡點該如何拿捏?如何與周圍環境相得益彰?怎樣才能經受住市場規律的考驗生存下來?這樣的探尋一直在進行著,也必將繼續下去。

編輯:liqing

凡注明“風景園林網”的所有文章、項目案例等內容,版權歸屬本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者,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風景園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閱讀

莫修權:從金沙遺址到洞庭湖的思考

莫修權:從金沙遺址到洞庭湖的思考

博物館建筑是大家熟悉且深受設計師們追捧的建筑類型,具有公共性、文化性、服務性【詳細】

城市規劃可以更多地考慮“適水性”

城市規劃可以更多地考慮“適水性”

在看得見山、望得見水的詩意生活背后,需要與水共生、與水共融的人居環境【詳細】

武漢今年將新建100個口袋公園

武漢今年將新建100個口袋公園

武漢持續開展‘見縫插綠’,千方百計新增綠量,不僅能夠打造武漢城市的最美風景線,還能提升城市居住品質,滿足市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詳細】

江蘇:生態立島,擦亮“黃金帶”上“綠寶石”

江蘇:生態立島,擦亮“黃金帶”上“綠寶石”

秉承“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理念,江蘇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新路,讓長江“黃金帶”上的“綠寶石”串珠成鏈,熠熠生輝【詳細】

辽宁快乐12组选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