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工業遺產改造 如何質優勁足

2020-08-11 10:46:49    作者:王楠 邢燦 馮雅君     來源:中國城市報

城市工業遺產改造 如何質優勁足

北京798藝術區中的創意景觀。歐帆攝

城市工業遺產改造 如何質優勁足

成昆鐵路擴能改造開啟攀枝花動車時代。攀枝花市委宣傳部供圖

城市工業遺產改造 如何質優勁足

重新改造前的廣州紅專廠。全亞軍攝

  為探索老工業城市轉型發展新路徑,以文化產業復興帶動城市全面振興,今年6月,國家發改委、工業和信息部、國務院國資委、國家文物局、國家開發銀行聯合制定了《推動老工業城市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實施方案》,提出要完善配套商業服務功能,發展以工業遺產為載體的工業文化旅游新模式;改造利用老廠區、老廠房、老設施,以促進工業遺產與現代商務融合。

  實施方案推出之際,恰逢我國復工復產工作全面鋪開。如何在過去的成績與經驗基礎上,繼續發揮政府主導作用,鼓勵各類市場主體參與工業遺產改造運營,探索更為科學的發展模式和經營理念,是現階段各城市發展不可避免的問題。

  隨著近年來城市更新、產業轉移步伐的加快,我國涌現出了一批利用工業遺產保護和改造實現城市轉型的成功案例,有的老工業園區經改造后還成為了新地標,為城市帶來了良好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但取得成績的同時,城市工業遺產保護和改造方面也出現了一些短板和問題。例如,一些工業遺產改造設計多以“玻璃+紅磚+混凝土”的套路推行,容易形成千篇一律的文藝工業風;部分園區內生動力不足,很容易出現“前期風光、后期蕭條”的情況……

  工業遺產不應成“消失的角落”

  2004年,湖北武漢百年老電廠既濟電廠被拆除時,曾引起當地群眾的集體懷舊,大家都對這個陪伴了武漢及自己很多年的老朋友的離去表達了不舍。“我當時就趕到現場,想要拍下它最后的樣子留作紀念。”一位見證既濟電廠被拆除的武漢市民說。

  在過去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國多個城市中與既濟電廠有相同命運的老廠房、老園區不在少數。采訪中,有知情人士透露,一旦老廠房沒有被當地文保所納入保護范疇,老廠房所屬單位則會搶先進行拆除,騰出空間發展其他經濟項目。

  對于這種情況,不少專家感到憂慮。他們認為工業建筑好比一位遲暮老人,應該通過技術手段讓其延年益壽,而不是加速消亡。有專家分析稱,工業遺產的消失,主要因為早些年我國房地產開發浪潮導致的地價陡增、全民炒房現象,部分人文價值頗高的老工業建筑不得不讓位于收益更高的住宅、商廈和寫字樓項目。“再加上缺乏專項保護的法律法規,工業遺產常常成為城市更新中首批被清除的對象。”該專家說。

  此外,有些經歷過轉型改造的老廠房,因為缺失可持續生存發展的動力,多年后再度淪為“遺產”,面臨新一輪被拆遷改造的命運。

  2009年,廣州市政府通過“三舊改造”將廣東罐頭廠打造成集藝術、設計、生活相融合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坊間稱其為紅專廠。由于較好地融合了老工業遺址文化與商業性,紅專廠一度成為市民的文化后花園。

  “這種做法在世界各大一線城市都比較流行。”華南師范大學美術系教授皮道堅曾表示,很多藝術區、文創園,都是在老工業園遺址上進行改造,但并非所有的老工業遺址都能夠成為像紅專廠一樣的文化創意園。“這種成長和變化除了天時地利的條件,還需要城市對它的包容及市民對它的接納。”皮道堅說。

  2015年,廣州市政府相關部門表示,將采取“部分保留、部分開發”的發展模式,重新規劃紅專廠。2019年,施工開始,除了三大區域54棟建筑予以保留外,園區其他建筑全部拆除。被拆除的地塊被規劃為文化設施用地、商業商務用地、居住用地和公共交通站場用地。

  對于紅專廠改造后的現狀,社會聲音各不相同。有人認為它又迎來了新生,也有人感覺它的歷史文化屬性不再完整。

  此前,廣州社會科學院哲學文化研究所所長曾德雄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紅專廠所用地屬于國有性質土地,政府有需要時可隨時依法收回土地,這是正當行為。“政府之所以著急收回紅專廠,是由于經濟下行壓力過大所致,而出讓土地是一種最立竿見影的經濟增長方式。”曾德雄說。

  對于同樣發生在各地的類似狀況,中國文物學會工業遺產專家委員會秘書長張謹認為,如果不能賦予改造后的工業遺產可持續發展能力,那么改造可能將會不斷重復出現,甚至加速其消亡。

  “一線城市及沿海發達地區,面臨的首要問題是高昂的土地成本。很多工業遺產處于城市較為中心的地段,城市管理者有很大動力拆除這些老廠房,把土地出讓給價值更高的住宅、商廈和寫字樓。”張謹說,“所以在改造設計之初,就應該考慮到未來發展,并不斷提升造血能力,才能實現以‘園’養‘園’、以‘園’興‘城’。”

  賦予工業遺產新的生命力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北京、上海、廣東和四川等省市已經開始探索新的工業遺產保護和改造道路,一些由工業遺產改造成的創意產業集聚區、文藝展覽館等紛紛面世。

  在上海,自1989年市政府批準認定了第一批的2處工業遺產建筑后,到2018年,工業遺產建筑已增加到290處。在這些工業遺產的改造再利用中,由原上海食品工業機械廠等5家工廠改造成的田子坊、老四行倉庫、大舍西岸工作室等項目頗為亮眼。其中,大舍西岸工作室更是被從業者稱為“都市里位于鄉下的家”,這座老院子被巧妙地改造為西岸藝術中心的大廠房和小體量的藝術家工作室。

  在采訪中,上海大舍建筑設計事務所主持建筑師柳亦春對記者講了一個故事:有一天傍晚,第40屆普利茲克獎得主、印度建筑師多西造訪大舍西岸工作室。當他在內院熄滅了燈火時,室內的光線一下子變暗。看著結合自然、極具趣味的空間,多西說:“你看,門窗的幾個開口,讓暮色充滿了這個空間的內部,梧桐樹也成了屋頂的一部分,多么詩意的空間!”講完,柳亦春感慨道:“有效結合空間和景物,賦予工業遺產新的藝術生命力,這也是工業建筑改造有意思、有活力的地方。”

  同時,柳亦春建議,對工業遺產進行保護和利用時,要從每一個建筑的具體情況出發,因地制宜、挖掘潛力,努力尋找兩全其美的方式和方法,賦予它新的生命力。“不能簡單把工業歷史遺產當作標本,而要在新的時間里去激活它、尋找新的存在意義,實現‘新’與‘舊’的共存、共融關系。”柳亦春說。

  在此方面,將工業遺產改造與產業相結合是多地的常見做法。2020年初,北京市石景山區委書記常衛表示,石景山區將加快建設國家體育產業示范區,支持冰雪產業與金融、科技、文化等領域深度融合。屆時,位于石景山區的新首鋼高端產業綜合服務區等工業遺產也將通過延續老工業文化脈絡,以“體育+”為引領,實現區域產業復興。

  文化性與商業性需做好平衡

  提起通過改造再利用成功轉型為文化藝術區、實現品牌價值大幅度提升的案例,不得不說北京798藝術區。

  鋼筆畫家王忠良對798感情深厚,十多年前,他就推掉許多大畫廊的邀請,執意在798園區內舉辦名為“火車記憶”的個人畫展。

  “因為798很好地把工業與文化元素結合起來,特別是園內保留的蒸汽機車,寓意著工業化是經濟發展火車頭。”王忠良回憶當時的選擇時說,除了情感外,園區轉型后對藝術家的尊重和逐漸形成的文化印記也很有吸引力。

  798相關負責人表示,根據此前規劃,2013年后,798就應該進入具有更多功能性的國際藝術品交流中心階段。“這種方式能夠解決藝術區不斷被商業侵蝕的問題。”他說。

  然而,記者近期在798走訪時發現,園區內的商業店鋪已經占據了3/4以上。

  “這里已經不是純粹的藝術區,而是藝術旅游休閑區。”住在798附近的居民陳娟經常在周末前來消磨時光,但她發現園區的氣氛正在悄然變化。“雖然每天人流如織,但過去的畫廊區已經淹沒于一片紀念品和餐飲店的海洋之中。”陳娟說。

  “表面熱鬧,內涵空洞。”一位798內商戶向記者透露,宏觀管控、資本泡沫、學術蒼白以及798本身的產權和租賃等問題,都是造成798由文化藝術區向旅游商業區轉變的原因。再加上這座藝術“烏托邦”4年前因為場地租金升高、藝術機構輪換、商業化趨勢難以阻擋等現象,未來發展之路變得頗為模糊。

  對于這種文化園過度商業化的現象,專門從事工業遺產改造和文化產業園運營的廣東紫泥堂藝術小鎮副總經理梁光表示,目前國內在營的藝術園區普遍做法是將舊的廠房車間改造為藝術場館并為之配套餐飲。因為要保證修舊如舊,所以改造成本高昂,而藝術產業的特點就是資金回收漫長,運營方在藝術與業績兩點間做選擇時,很容易將配角發展成主角。同時,加上各地政府相關政策還不夠細化,導致園區升級改造的整體規劃及發展進度極為滯緩,很容易在運營一段時間后出現與之前規劃有偏差的現象。

  談到文化創意園商業模式時,梁光說:“國內市場還沒有可持續發展的成熟案例。國內文化輸出商業體在市場中的競爭力比較薄弱,需要政府更完善的政策支持,如審批流程、資金扶持和商業政策等。”

  工業遺產利用過度商業化,也會使市場出現不平等競爭的情況。中國建筑學會工業建筑遺產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秘書長、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劉伯英介紹說,目前,我國工業遺產所在地的土地使用權多是20世紀80年代前通過行政劃撥的方式獲得。按照相關規定,原通過行政劃撥獲得土地使用權的土地使用者將土地使用權有償轉讓、出租、抵押、作價入股和投資時,需按規定補交土地出讓價。

  “但由于工業遺產所屬企業經濟效益往往偏弱,轉變土地性質時難以繳納土地出讓金,只能將工業遺產改成租金低于市場價的文創園區。低租金吸引了大量企業紛紛入駐文創園辦公,最終發展成商業性質的辦公區域,并給正規寫字樓或產業園帶來不公平競爭的困擾。”劉伯英說。

  對此,2014年出臺的《國土資源部關于推進土地節約集約利用的指導意見》提到:“鼓勵閑置劃撥土地上的工業廠房、倉庫等用于養老、流通、服務、旅游、文化創意等行業發展,在一定時間內可繼續以劃撥方式使用土地,暫不變更土地使用性質。”

  “這意味著超出這個5個類型的行業,必須補交土地出讓金。”劉伯英說,“所以,在工業遺產改造初期,相關單位就必須做好精準規劃和長遠部署。”

  因地制宜實現可持續發展

  不同城市在對工業遺產進行改造時,面對不同的問題需要用不同的解決辦法。這意味著一些城市僅通過“抄作業”的方法,很難達到預期效果。

  “一線城市因為區域位置優勢,其工業遺產經過改造后的應用前景廣闊,無論是文創、辦公、高新科技需求都很旺盛。但相比之下,二三線城市面臨的挑戰更為嚴峻。”張瑾說,二三線城市新興產業基礎相對薄弱,以老廠房轉換成文創園區為例,后期可能吸引不了太多文創企業入駐。

  某園區運營人員告訴記者,一些二三線城市對土地財政依賴較深,當地的工業遺產沒被當成資源看待,被認為是“妨礙房地產開發和土地出讓的拖油瓶”,所以企業前期剛投資成型,后期管理部門又提出新要求,企業輕則成本陡增,重則卷鋪出局。

  實際上,近年來地方政府此等做法已經越來越少。某地方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坦言,把老廠房拆了變成商業區的傳統開發模式雖然一時有收益,但從長遠看,老建筑的文化知名度會給城市帶來很高的資產附加值,遠遠超過傳統土地開發模式下的資產包。

  那么二三線城市的工業遺產改造又出現了怎樣的變化?劉伯英分析稱,目前地縣級市對工業遺產保護利用大多是點狀分布,很少能夠做到帶動整個城市的品牌提升及經濟發展。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對工業遺產保護利用過程中,地方政府應該把工業資源和文化資源、旅游資源、產業動能結合起來,從而推動整個城市的可持續發展。”劉伯英說,“如景德鎮陶溪川文創街區就把工業資源變成了文化資源,讓它和周邊社區實現了很好的銜接。當地居民吃完飯也都樂意去文創街區里散步、遛彎。同時,陶溪川文創街區也提升了景德鎮的城市品牌形象。”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也有部分城市“劍走偏鋒”,在工業遺產原有基礎上賦予其新的科學技術和管理模式,使其生產力大大提高,最終帶動整座城市GDP快速增長。

  因三線建設而生的四川攀枝花就是這么一座城市。

  被譽為“活態的工業文化遺產”的攀枝花鋼鐵基地,其大部分生產設備、生活設施仍在繼續使用,為中國乃至全世界供應優質鋼材和相關產品,是攀枝花資源型城市轉型的主力軍力量。

  “攀枝花本身就是一座氣勢恢宏的活態的‘中國三線建設工業文化遺產城’。”攀枝花中國三線建設博物館館長熊錦成對記者說,在他看來,這座城市的每一個廠區、每一棟建筑、每一條道路,都體現了我國人民獨立自主走工業化道路的精神。

  “三線建設工業遺產的保護和利用離不開大企業的助力。”熊錦成說,“充分調動他們參與的積極性,使其履行國有大企業的社會責任是開展工業遺產保護和再利用工作的重要做法之一。這種思路已經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攀枝花一些代表性的三線建設工業遺產能夠保存下來并繼續發揮光與熱,與攀鋼等大企業的支持密不可分。”

  雖然成效顯著,但三線建設工業遺產改造依然存在缺乏標準的窘境,依法保護方面尚有空白。對此,熊錦成表示,除聘請法律顧問、專題研究外,還應協調推動地方立法。

  “從天津、秦皇島等眾多城市的經驗可見,工業遺產改造應該在有法可依的基礎上,結合城市實際情況來研究。”曾參與諸多重大規劃的天津城市規劃協會副會長宋靜表示,工業遺產改造的項目一旦開始,就意味著后面沒有退路,做好了是貢獻,做不好是破壞。“所以,這項工作應該匯集政府、產業、學院等不同領域的人才,從長遠角度規劃和設計,這樣才能賦予工業遺產更持久的發展動力。”

  他山之石

  德國魯爾區:綜合工業老區的現代文化新生

  位于德國西部的魯爾區興起于19世紀中葉,擁有豐富的煤炭資源,是德國重要的工業區。隨著能源消費轉型和城市需求的變化,逐漸衰敗的魯爾區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推行復興計劃,通過景觀再設計實現舊工業場所與現代文化融合發展。

  如今,魯爾區的煤礦廠、煉鋼廠等生產舊址被保留,大片綠地和湖泊點綴其間,涵養環境的同時提升了區域旅游景觀;曾經的礦工聚居地“社區農園”變成了社區公共綠地,由各社區共享創新利用。

  魯爾區奧伯豪森城內保留的巨大工業瓦斯罐內部設計添加了采光天窗和直通罐頂的電梯,營造出有如科幻世界的空間體驗,用以承接各類主題展覽;部分礦區被規劃改造為博物館,曾經的采礦設備和流程吸引著大批游客。

  澳大利亞墨爾本:百年鐵路線串起的旅游爆款

  20世紀初,澳大利亞南部維多利亞州為開發其偏遠地區修建了4條鐵路線,位于維多利亞州首府墨爾本的普芬比利鐵路就是其中一條。

  通車50多年后,鐵路線因山崩斷裂,火車停運,但仍有不少熱心民眾始終記掛著這條鐵路。在政府的支持協助下,普芬比利保護協會隨之成立,協會繞過山崩塌陷地帶將鐵路線分四個階段延伸修建至4個站點。

  1975年,曾經在這條線路上運送木材的蒸汽火車被改造為旅游觀光小火車,載著游客穿越雨林、跨過棧橋和溪谷,途中還能遠遠看到山崩時被石土掩埋的舊路段。

  小火車經停的沿途各站不僅建有配套休息設施以及各式紀念品店,還建成了蒸汽火車博物館,為游客展示工業化早期的蒸汽車頭、車廂和機械。此外,站點沿線還保留著一些已被廢棄的老金礦礦坑,洞口被封住,旁邊立有導游指引牌,供游客自行參觀。因此蒸汽小火車之旅不僅是墨爾本最受歡迎的旅游項目之一,更被定義為感受澳大利亞早期工業文明的“活博物館”。

  意大利都靈:汽車工業遺存上的商業地標

  在意大利都靈,矗立著一座有近百年歷史的巨大工業建筑,在全世界汽車迷中頗負盛名,它就是菲亞特的汽車工廠——靈格托工廠。

  20世紀50年代,菲亞特開始遷移,1982年,靈格托工廠被徹底閑置。4年后,意大利著名建筑師倫佐·皮阿諾對工廠進行改造,只保留原有框架結構,建成有240間客房的現代化酒店。

  靈格托工廠500米長的樓頂試車道被打造成著名景觀,酒店房客可拿鑰匙免費登頂,感受好萊塢電影《偷天換日》拍攝場景,也可以憑欄遠望縱覽都靈城市風光。

  除主體酒店外,舊工廠區的改造項目還包括在原有工廠賓館、辦公樓的基礎上建設一系列配套設施,包含會議展覽中心、精品購物商場、多功能影院、音樂廳、美術館等。

  曾經的汽車工業小鎮成為了高端服務業集聚的商業集群,酒店也接替靈格托工廠成為都靈新地標。

編輯:張倓思

凡注明“風景園林網”的所有文章、項目案例等內容,版權歸屬本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者,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風景園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閱讀

北京就戶外廣告牌匾標識設置管理條例征求意見

北京就戶外廣告牌匾標識設置管理條例征求意見

草案明確提出,長安街沿線及其部分延長線道路兩側100米范圍內,文物保護單位、學校和幼兒園、醫院的建筑控制地帶等9類區域禁設商業戶外廣告設施;設置戶外廣告設施等需與城市區域功能和風貌相適應【詳細】

河北省第五屆園博會將于2021年在唐山市舉辦

河北省第五屆園博會將于2021年在唐山市舉辦

8月5日,河北省第五屆園林博覽會展園規劃建設工作部署會在唐山召開,這標志著河北省第五屆園林博覽會暨第四屆河北國際城市規劃設計大賽(以下簡稱“一會一賽”)籌備工作全面啟動【詳細】

上海又一個城市副中心規劃公示

上海又一個城市副中心規劃公示

2020年7月31日,《浦東新區Y00-1201單元(金橋副中心核心區)控制性詳細規劃局部調整》(草案)公示。未來,金橋副中心核心區將形成科技、商務環抱中央公園的新格局【詳細】

讓工業遺產重生為城市轉型賦能

讓工業遺產重生為城市轉型賦能

近年來,隨著我國城市發展逐步由粗放式擴張轉向內涵式增長【詳細】

辽宁快乐12组选玩法